位置:主页 > 地方资讯 >
野象群最新动向:距昆明晋宁区仅两三公里!
发布日期:2021-06-05 21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04949最快开奖结果!象群1日进入了新寨村,此处距离昆明市晋宁区地界仅约两三公里。按目前野象群的迁徙路径,预计今天(6月2日)下午进入昆明市晋宁区。

  6月1日,记者在玉溪市洛河乡前指挥部现场了解到,野象群大方向始终是向北,最近到昆明晋宁区已经差不多不到10公里。昆明也提早进行了准备,昆明还没建立指挥部,但已经有了紧急预案,也组织人员到玉溪市现场学习监测与安全防范。

  在这之前,联合指挥部在沿途一路投喂,象群吃饱喝足后,通过当地政府在玉溪大河中提前铺好的石头路过河,来到草皮山林区休息。

  此前的两三天里,象群闯入村民家中吃掉了200公斤玉米,还踩死两只鸡;幼象不慎跌入水沟,成年象俯身用“一鼻之力”助小象脱险。森林消防人员一路用无人机勘察、跟踪,象群出没的附近山路被设卡封锁,渣土车设防待命。

  政府部门提前在河中“铺路”,把象群引入附近林区。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

  自2020年从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“出走”,这15头亚洲象一路向北,途经普洱市墨江县、玉溪元江县、红河石屏县、玉溪峨山县,北上迁徙了近500公里。

  自大象向北迁徙以来,陈明勇和同样在一线工作的专家、工作人员就通过食物引诱和道路封锁并行的方式,试图温和引导象群改变其前进方向,然而多次人为纠偏都没能奏效。

  陈明勇教授介绍,5月31日晚,在青玉米、菠萝和香蕉的“诱惑”下,前方终于迎来了第一次较为成功的引导:“我们用了两个方法。一个就是食物的引诱,我们给它预定了一条道路,在道路上提供了一些食物,买了一些玉米、菠萝、香蕉,这种相对味道重一些、香一些的食物;还有香蕉这种出现在它们附近、被它们吃过的食物”,另一方面,对通向市区和乡镇的道路进行封堵,也在很大程度上缩小了大象对前行道路的选择。终于,饿了几天没吃饱的象群,在被引导的那条道路上,大快朵颐数小时,满足了自己,也没辜负大家的希望。

  但这次成功的引导是否具有偶然性?距离最终的成功纠偏还需要多久?陈明勇表示:“我们会好好总结,用有堵有疏的方式,在不过多干预、不激怒它们的情况下,适当校正一些方向,柔性引导它们”,但大象毕竟是动物,人为制定的计划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。

  监测团队白天用光学镜头、夜晚用红外热成像镜头的无人机全天候跟踪,工作人员认为,完全调整象群前行的方向还需一定时日,但在成功经验的指导下,象群“回归正轨”有了更多可能。

  一直跟随象群前行的陈明勇教授介绍了亚洲象喜在夜间活动、夜间迁徙的习性,“它活动的时间是四五点开始下山找吃的,然后开始迁徙,一直走到凌晨”,但是亚洲象走起路来的速度还是很快的,一夜行走十几公里算是比较快的速度,这也是监测队需要24小时不间断跟随象群的原因。

  但作为对方向有着非常强的记忆力、方向感非常好的动物,大象迷路的可能性极小,这次的偏航或许和象群中的小象有关,“象群里有几头小象,差不多只有一个月左右,它们翻越高速公路时翻不过去,在那里绕了很长时间”,陈明勇认为,或许正是那次耽误时间的跨越,混淆了象群前行的方向,把北当成了南,回家的旅途越来越远。

  在陈明勇教授看来,象群后来不再顾忌小象、不断加快前行速度的行为,也正好暴露了它们的“焦虑”:“按理来说它们不会进行这种每天的、长距离的迁移,现在有点赶路的意思”。

  野生象群从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栖息地出走,是否是因为原本的栖息地受到了影响或干扰?陈明勇表示了对这种推测的认同:“基地保护得太好,会失去其适合亚洲象生活的理想状态”。

  陈明勇曾在西双版纳国家自然保护区工作超过二十年,他介绍说,从2018年的290头左右,到现在的300多头,不断增加的亚洲象数量,碰上原始森林食物的减少象群的生活确实会受到影响。

  按照人类理想建设的亚洲野象栖息地,其实还是应该符合象群本身的发展需要。因此,为了长远考虑,陈明勇建议,应当专门为亚洲象建立“亚洲象国家公园”,“不是说你把林子保护得越密你对它越好,这种观念要进行一些转变,管理的模式就要相应的进行转变。因为原来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禁止进行人工干预的,主要是让它自然演替。那么,将来应该对基地做一些适当的人工干预。”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